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:www.gzzjw.cn
分站: 贵安新区作家网   
贵州作家网: >> 原创作品 >> 短篇 >> 正文

哪里天涯
信息来源:本站发布    作者:陈峙榛    阅读次数:2145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9-23

 

老人道出这番话时,我先是心底一惊,惊讶于自己现在的处境她怎么会了如指掌。不过,细思之下,估计和我医院那位朋友一定有着莫大的关联。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,更何况老人也是一番好意。

我于五年前结的婚,那时,正好二十五岁。可就在结婚的第二年,妻子背着我与另一个男人干起了见不得人的勾当,至此我们的婚姻也就无形之中走到了尽头。离就离吧,总得为这个家蓄下香火,为此父母便想方设法的托人给我介绍对象,但最终都是不欢而散。也就在前年夏天,父母赶去乡下参加三舅孩子家的婚礼,回来的路上因车子严重超载,翻下了一道高十多米的山岗。面对这突来的噩耗,我接连昏睡了三天才有所好转,那时候,谁又能读懂我心中的苦?

想着,既然对方是为自己的终身大事而来,总不能让老人无功而返,再说了,摆在自己眼前的婚姻问题总得解决,谁愿意一辈子孤单的生活。话说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如果自己在世时都不能完成已逝父母生前的这个未了心愿,即使到了那边他们也永远不会原谅我的。将诸多因素集于一身,理智的我便让老人坐下,之后,给她倒了杯茶水,而后跟她道出了自己心中的苦。谈了不一会儿,我们不约而同地将问题的焦点转移到那个神秘人身上。

“孩子,咱们穷乡僻壤的不知道你看得上不?”这时,老人见状如此说道。

“这哪会呢,我家以前也是穷苦乡村走出来的,怎么会嫌弃!”我不加思索地回答。

“嗯,这就好,眼下我有个很好的人选,不知道你是否愿意?”老人接着又说。

“哎,老人家,咱们也都是直爽的人,您就别跟我打哑谜了行吗?”我听了对方的话,心中满是期待地讲。

“她呀,你是认识的!”老人随即用提醒的语气讲。

“啊,我认识,到底是谁呢?”我有些不明所以地问。

“你呀,真笨,她刚出院不久!”老人看我一头雾水的,立马便道出了答案。

“这,这,这……”我话里全是惊讶的音符。

“这,这什么呀,难道她配不上你,还有,那么一个懂事的孩子!而且你们的经历也差不多,好了,你也老大不小了,这事儿就算定下来了。后面的事情,我就是累死累活的也要帮你们促成这桩婚事儿!”老人见我有所犹豫,于是急忙接过话来。

听老人那么一说,我还真不知该怎样去反驳她的一片肺腑之言。想着人家说得也挺在理,于是我于心底给自己下了一道不是命令的命令。经过老人的牵线搭桥,我们便开始有了第一次所谓的约会。初见她的时候,是在周末的一个中午时分。

那天,当她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生病之前,她整个人起码没有四十,也有三十好几。而今,大病初愈,又经过一番细心打扮的她,看上去比她真实年龄的二十六岁还要年轻。起初,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,可事实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,更是毋庸置疑的。此刻,一下年轻了好几岁的她,在我心底就像一朵盛开的荷花婷婷玉立,难道我是真的醉了,我曾在脑海里不断地反问自己。

我们的第一次约会很简单,两人在附近的一个公园里走着聊着。后来,她说她口渴,我们就来到旁边的一个小店。谁知在我们各自买了一瓶饮料,还没走出多远的时候,她的脚突然被什么东西崴了一下。怎么办,这走是走不了了,好在旁边有一截不大的石阶,于是我便扶着她在那里坐了一会儿。我让她把鞋子脱了,让我看看,可她就不。许是咱们第一次见面,她比较害羞的缘故。无奈之下,我只好隔着不远的距离,看着她揉着那只受了点儿小伤的脚。还别说,她那样子真的有些可爱,惹得我在一旁竟偷偷笑了起来。

这次约会,自我感觉不是太坏。在我翘首的期盼中,我们有了第二次,第三次约会。

第二次,我是准备给她买双女孩子应该拥有的高跟鞋,记得我和前妻谈恋爱的时候走的竟是专卖店,价格大都在三四百之间。然而,当我带她去的时候,她故意说这里的款式不够新颖。瞧着实在没法,我们只能去另一家看看,令我想不到的是她再没正眼看过一家这样的专卖店,而是带着我去了一处价格比较实惠的地方。试完了鞋,打好了包,结果付账的时候只要了一百三十多元。天哪,这是怎样的一个差别,也是她的这个举动,让我内心有了些许安慰。

第三次约会,她是穿着上次我给她买的那双鞋来的,本来我们打算去就近的一家咖啡吧喝点儿饮料,之后再去看看新出的一场电影。怎料,在下一处楼梯的时候,她的脚一滑差点连人一起摔了下去。还好有我在她的身旁,情急之下,我扶住了她即将下降的身姿,并将她一把搂在了怀里。面对这突来的一幕,她的脸一阵的滚烫,一阵的绯红。慢慢地,我开始试着去亲吻她的脸颊,她见着这一举动也没反抗,只是轻轻地闭上了自己的双眼。我的吻终是落在她的脸颊,只听她撒娇似的说了一句:“亲了咱,就要对咱一辈子好,这一点你能做到吗?”

面对她的这个疑问,我大声地告诉:“放心,我一定会一辈子对你不离不弃!”

她听了我的话,随即开心地笑了起来,待笑声过后,她说:“咱现在不想走路了,你能背着咱回家吗?”

我知道她这是在考验我,于是不加思索地背起她便向来时的方向走去。谁曾想,这一背就是一辈子。半年后,我们顺利地步入了幸福的婚姻殿堂,而她也成了我名副其实的妻子。现在摆在我们面前有个比较棘手的问题,就是孩子已经十岁了,哪所学校会收他呢?十岁了,不可能让他去读幼儿园吧,这要是传出去那还不让人家笑话才怪。好在这个问题我那个在医院工作的朋友帮我解决了,他通过社交关系把孩子弄到了与他女儿所在的学校,并且还是同班同桌。朋友还说,之前的功课还请我放心,他一定会让女儿给想方设法补起来。听了他的这番话,我除了紧紧握住他的双手,说说感谢之类的话,除此以外就什么都不能做了。

婚后差不多半年的某一天,妻子告诉我通过自己多方打听,终于得知曾经帮助过我们那位好心人的地址。本来我是很想陪着妻子一同前去,无奈公司当天有个紧急的会议,再加上这几日已经接到升职调令。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,在这样一段非常时期,我确实有些脱不开身,而妻子也表示非常理解,她没有责怪我的意思。

一星期以后,妻子总算回到家中。那天,孩子做完功课便早早地睡去,趁着这个机会,我和妻子如久旱遇甘霖地粘在了一起。那一次,我们都很投入。在彼此达到高潮之后,我依然将她搂在怀里。正当自己准备入睡的时候,妻子突然起身轻轻把我推开。面对她的这一番举动,我自是一头的雾水。刚想问个明白,不料,妻子竟从衣柜的一个包里拿出一大叠现金放在我的面前,我一下被她惊呆了,于是大喊:“天哪,这么多钱是从哪里来的?”

妻子见我十足地愣了一下,也不为怪,只见她微笑着说:“亲爱的,前几天我买了张彩票,结果中了五百万,交了百分之二十的税后,实际得了四百万。那天,我去见那位好心人,为了感谢他对咱们无声地支持,我给了对方三十万。其次,我以咱们一家人的名义,捐给了希望工程一百万!”妻子边说边从一旁的衣袋里拿出那本盖有给希望工程捐款的证明书,她顿了顿喉咙,接着说道:“我准备花五十万把乡下的房子好好翻新和升高一下,就算咱们不住,留给孩子们也是挺好的。”话音刚落,妻子又拿出一本存有百万现金的折子递到我的手里,只见她笑着对我说:“这一笔钱是咱们往后生活的原始资金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听妻子道完了这一切,可算来这钱还差整整一百多万,在我满腹猜疑的时候,妻子突然降低了声音说:“亲爱的,我今天回来的时候,看见了以前的他,他很狼狈,出于同情的缘故,我将他欠的三十万全部还了。走之前,我提醒他以后不准来打扰咱们现在的幸福生活,还告诉他,我们之间从此恩断义绝。至于剩下的那七十万,我想拿出一半留给儿子,前提是在他能够自食其力。其余的部分,我想用它做个小本生意,贴补一下家用。”

妻子的话讲得句句在理,从表情上可以看出她没有丝毫地隐瞒。倒是对于那五十万的处理,她那么做觉得似乎对我有所亏欠。我没有理由去责怪她,因为我是爱她的,更何况她那么做也算是有情有义。人总是有感情的,今生能够与妻子相伴到老,我想这定是上天对自己莫大的恩赐。于是,我跳过内心纷乱的思绪,直面那一叠摆在我跟前的现金。

从妻子嘴里得知,在她住院那段时间,她问过我那朋友,朋友与她讲过关于费用的事情。当她得知这个消息后,曾感动得哭了整整一晚。在妻子那个晚字刚在四周形成回音的瞬间,我随即想起了某日自己去医院看望她时,她的双眼显得有些微微地臃肿。当时,我问她,她说昨晚失眠了,没有睡好。也怪自己太笨,竟然就让她轻易蒙混过关。我开始假装做出生气的样子,妻子见了便走过来哄我。她不知这是我所谓的陷阱,在离我仅仅一步之遥的时候,我一把将她搂在了怀中,然后,带着惬意的笑对她说:“老婆,你真好,不过,你好像忘记了一个人?”

妻子先是一惊,看着我的笑,自己也禁不住笑了起来。笑声刚过,她用撒娇似的口吻讲:“亲爱的,咱很笨,那就请您告诉我吧!”

看着妻子俏皮的样子,我算是在她面前彻底缴械了,我告诉她:“咱们也应该好好感谢那位时常帮助咱们的老人!”

我的话妻子听得很真切,她也并没有持反对意见。不几日,我们便出现在那位老人家中。对于我们的突然到访,老人自是笑得嘴都合不拢了。在那里小坐了一会儿,之后,就跟她提及我们此行来的目的,开始她是死活都不肯答应,说自己没那个福气。看着实在没法,我和妻子便拿出杀手锏来。只见我们两人一同跪在了老人的面前,妻子用哽咽的声音讲:“是谁在我摔下山坡后,拼命唤人来寻?是谁在我最困难的时候,时常接济着我家?是谁对我的孩子讲,晚上睡觉之前记得要用热水袋,热帕子敷的?是谁在我孩子抽不出空的时候,独自扶我到院子里晒晒太阳,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?是谁在我最需要爱的时候,把一个疼我爱我的人送到我的身边?”妻子的话讲得真切感人,看得出她已用情至深。

老人听了,情绪也开始激动起来。她想哭,可又哭不出来。随着一声牵动柔肠的“妈”在空气中回响,我们三人紧紧拥在了一起。再后来,这位老人便成了我们共同的母亲,她也结束了多年的孤寡岁月。自然,我们会接她来尝试一下城里的生活,不过,有一件事是瞒着她的,就是她在乡下的房子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可能是母亲已经习惯乡村的生活,在我们力劝无果之后,她又重新回到了那个地方。当她看见这一变化时,竟有些不知所措。那一天,我们大家都在,我的那个朋友也来了。为庆祝新居的落成,我请朋友给我们照了一张难得的全家福。妻子坐在我的右手边,我的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,同时做了个胜利的手势,母亲则抱着她的孙子露出了有史以来最甜蜜的微笑。当画面定格,一切都成了美好的回忆。

时间一下要跨度到一年后的今天,这天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,因为妻子生了一对龙凤胎,也就是说咱们老陈家终于有后了。好事连连,中午的时候派出所打电话过来说:“孩子的名字已经改好,让我抽空去拿!”

数来,距离亲生父母的忌日已经不远,我就让妻子在家准备了一下。打点好一切,我们便往墓地的方向走去。终是到了,我一个堂堂七尺男儿竟忍不住泪流满面。当那声久违的“爸妈”自山谷中升腾,谁又能真正读懂这里面的深刻内涵。
    祭拜完毕,妻子扶起跪在地上的我。临走之时,我偶然的一个转身,仿佛看见早已阴阳两隔的亲生父母在另一个世界里对我笑,他们的笑在阳光的照耀下开成一朵美丽鲜艳的花儿。这时,一阵清风来袭,肆意抚摸这山谷的每一寸肌肤。末了,一种声音在天际间飘荡。

其实,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天涯,只是她需要爱的滋润。当我们心中都充满了爱,试问哪里又不是天涯?

已经有 0 条评论
最新评论

版权所有:贵州作家网 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/许可证:黔ICP备18010760-1号

站长QQ519680416 电话15985051823 维权顾问:李向玉律师(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,电话:13628552882

网站投稿邮箱:guizhouzuojia@126.com 杂志投稿邮箱:guizhouzuojia@126.com  QQ1群:598539260 QQ2群:84587631


您是本网站第 30061330 位访客